方晴是杭州人,三四歲的時候,就從外婆那裡聽了白娘子的故事,“後來聽外婆說,我那時聽到法海把白娘子關進雷峰塔,突然就放聲大哭。外婆靈機一動,告訴我雷峰塔已經倒掉了,而且塔倒掉那天有人看見一條白蛇從塔里鑽出來。白娘子已經出來了。”而這,大概是雷峰塔倒在杭州流傳最廣的一個版本。
  “我上初中的時候,雷峰塔地宮開啟,那天電視臺有現場直播,學校把課都停了不上了,全校學生集體在教室里看電視,等著看地宮打開裡面有什麼。”方晴說,那時候,很多同學都說如果地宮打開來裡面是條蛇就有趣了。
  結果,地宮一打開,直播就結束了。方晴他們什麼都沒看到。
  對於方晴這樣的80後來說,90年前倒塌的雷峰塔,別說是她,就連她的外婆也並不清楚倒塌前的雷峰塔的形貌。然而,方晴的媽媽卻說,她知道:“她上學的時候有篇課文,魯迅寫的,裡面有提到過以前雷峰塔的樣子。”
  在魯迅《論雷峰塔的倒掉》一文里,確實有對倒塌前的雷峰塔的描述,或者用現在的話來說叫“吐槽”:“破破爛爛的映掩於湖光山色之間,落山的太陽照著這些四近的地方,就是‘雷峰夕照’,西湖十景之一。”
  “這篇課文後來好像不是必修的,我是在選讀材料里看到過,但也沒仔細讀。”方晴說。
  地宮打開後沒多久,雷峰塔就開始重建。可重建好之後的很多年裡,方晴卻一次都沒有去過:“覺得它修得有些‘粗’,感覺西湖邊還是保俶塔那樣細氣一點的塔會比較好看。哦對了,聽說塔上還有電梯,感覺好像也太現代了。可能內心深處還是把它跟小時候聽過的故事聯繫在一起吧。想想看一個有電梯的塔下壓著一條白蛇,感覺好穿越。”
  方晴大學是在美術學院讀的,多少次經過南山路,她總是遠遠地望雷峰塔一眼。每望一次,心中就默默地過一遍外婆曾經講過的故事。儘管她看過徐克的電影《青蛇》,也看過前年田沁鑫帶來的話劇《青蛇》,儘管她讀過李碧華的《青蛇》,也看過李銳和蔣韻合著的《人間:重述白蛇傳》,但方晴說,她依然最喜歡外婆最初講給她聽的那個版本。
  在外婆去世很多年後,雷峰塔已經慢慢變成了她回憶她的一種方式。
  今年是雷峰塔倒90年。方晴說,今年關於雷峰塔的消息特別多。有講座,有展覽,“最近在浙博的那個展覽,我倒是去了。”方晴說,“13年前沒看到的東西,現在都看到了。”
  她說之前她還看到一則消息,說有人把一塊雷峰塔的老磚硯捐給了杭州。她看到了圖片,忽然又想起了外婆曾經說起,說雷峰塔之所以會倒,是因為人們聽說雷峰塔里有“藏金磚”,所以總是去抽塔下的磚頭。
  “原來不是‘藏金磚’是‘藏經磚’。”方晴笑了笑。
  她說,其實讀書之後她就知道,雷峰塔和白蛇半毛錢關係沒有,但這座錢王錢俶為紀念自己愛妃建造的塔,也多少是一段“在天願為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”的愛情佳話。然而,最初,這座塔是因為許仙白蛇的故事,而在她心裡落下的種子。它像是有生命一般,隨著時間的積累,而慢慢在她心頭生出一張真實一張虛幻的面孔。當她對它的瞭解日益豐滿之時,它亦坦然,從此它的故事將會由她傳向下一代。
  (原標題:重構雷峰塔)
創作者介紹

攝太歲

pu67puuw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