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羊城晚報記者
  李紅雨 趙晨
  明日將臨廣州的“亞洲現代舞第一天團”為何所到之處觀者如雲?羊城晚報記者特地請來專家解密——
  現代舞有點高冷?這個團火了足足40年;
  現代舞演出不旺?這個團平均5天就要演上一場;
  現代舞知音不多?這個團觀眾動輒成千上萬;
  ……
  這個幾乎打破了對現代舞所有刻板印象、被譽為“亞洲現代舞第一天團”的就是——林懷民帶領的臺灣雲門舞集。本月底,雲門將蒞臨廣州大劇院,帶著《松煙》。
  怎麼看雲門?憑啥這麼火?不懂怎麼辦?……為此,記者採訪了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博士、舞蹈編導賈東霖。作為中國內地唯一在台舞蹈博士,賈東霖詳細解讀了雲門不老的“秘密”。
  共鳴
  有文化懂生活
  舞進觀眾心裡
  問:比起芭蕾啥的,現代舞在內地觀眾少、場次少,雲門的情況怎麼樣?
  賈:雲門一團和雲門二團加起來,平均5天左右就要演出一場。這不但是對一個120人的舞蹈團而言,對任何藝術團體,都是一個相當高的演出頻率了。
  由此也可以看出雲門受歡迎的程度:如果觀眾不多,是很難保持這麼高頻率的。雲門觀眾不但多,而且多至成千上萬。比如去年它的《稻禾》上演,現場加上電視轉播,幾個城市共有2萬多人同時觀看!
  問:怎會有這麼多知音?我們這裡觀眾的反應常常是“看不懂”,作品太高冷,不知道要表達什麼。
  賈:看現代舞,不要試圖找“故事”,也許就不難懂。現代舞很少敘事,也不像民族舞、芭蕾舞有固定的舞蹈語彙,這都可能會讓觀眾不習慣。放棄看故事,放鬆去體味它擅長表達的人的情緒、氛圍和思考,會觀照到你常常能感受卻無法表達的內在。
  從1973年至今,縱觀雲門十年一期的成長歷程,它的創作形式似乎“高冷”,但其實一直緊扣時代脈搏。在每一個歷史的轉折點,在每一個歷史事件發生的當口,雲門往往有重要的作品產生。比如1978年的《薪傳》、1983年的《紅樓夢》、1986年的《我的鄉愁我的歌》等等,個性化的表達總能引起普遍的共鳴。這一點可謂是雲門成功的秘笈之一。
  而雲門的另一個秘笈,在於緊扣中國文化。林懷民擅長用西方現代舞重新表達、闡釋,讓傳統文化鮮活地呈現在舞臺之上,喚醒觀眾對於精神原鄉的記憶,因此引起普遍共鳴。
  活力
  從繁複到簡單
  未來無限生機
  問:僅看舞臺效果,都能感到雲門作品確實與傳統文化密不可分。尤其前期的《白蛇傳》、《紅樓夢》,服裝都像戲服一樣華美,後來的《行草》、《水月》就好像越來越簡單?
  賈:是的,以少勝多——從繁複到簡單,從外觀到內省,這是林懷民美學追求的變化。《白蛇傳》、《紅樓夢》確實借鑒了不少戲曲元素,舞臺上花團錦簇。到《行草》、《水月》等第三個階段的創作,林懷民萃取了中國書法的精神,形式更簡潔,但內在的傳統文化卻更加厚重。演員想要有好的舞臺呈現,不但要天天練書法,還要練太極導引。雲門有專門的書法和太極導引教師,並且是領銜的主創人員之一。
  問:彈指間已過不惑,林懷民也近古稀之年,雲門的創作會不會停滯不前?
  賈:目前看來,它的創作不但沒有停滯跡象,即使林懷民不管,它也如同生機勃勃的大樹,給人無限的想象空間,因為後繼有人。首先,雲門常常進入校園和社區表演,培育觀眾的同時,也在與他們的互動中汲取創作靈感,真正的是“藝術來源於生活”。其次,由後起之秀組成的雲門二團,年輕人才氣橫溢、富於激情,創作百花齊放。看過雲門二的《斷章》,真是太棒了!可惜光盤至今沒出版。
  問:《斷章》不成,至少有《松煙》。賈老師對《松煙》怎麼看?
  賈:那就是,大家一定要去看!非常值得。如果這次不看,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封箱了,看不到了!
  因為雲門的作品積累很多,難以都演。所以一個作品往往演一段時間後,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上演,甚至乾脆封箱不演,錯過了會很遺憾。比如《紅樓夢》,2005年在上海藝術節演出後,就永遠封箱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看到。
  所以,《松煙》來了,別放過邂逅機會讓它輕易飄走。並且,建議大家買前排的座位,在舞者的一呼一吸之間,你很快就會進入狀態的。
  李紅雨 、趙晨  (原標題:雲門四十載,為何仍耐看?)
創作者介紹

攝太歲

pu67puuw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